201007#04

less than 1 minute read

以前试过找90-96的一堆流行曲,一边搜一边下载,下错了还要删掉重新搜。太麻烦后来就放弃了。到上周再尝试做这件事,已经变得非常简单。只要把列表找到,在虾米网里面找,必然能找到。分别定义了播放列表保存下来,随时可以在线听。如果愿意付一点点费用,还可以打包下载。不过我觉得已经没有这个必要。

可以电子化的东西,已经越来越容易找到,相信会冲击收藏这个爱好(抑或工作、艺术?)。甚至一些不能电子化,但可以高精度复制的东西,收藏似乎也因此黯淡一些。例如邮票?

iPad在香港最低只卖3800港币左右,有力地冲击了很多观望的朋友。

网易微博,手机版没得拖黑,网页版拖黑了但垃圾信息还在。郁闷。。。

这周讲Scrum的时候,很担心同事睡着,结果还好,没想象中那么差。

Android的那个App Inventor备受关注。有个讲者说:Apple就不会有这个东西!听起来也蛮有道理,因为Apple的控制欲太强了。目前比较遗憾的是,它并不能生成源代码,只能做成apk。

Categories: 工作, 技术, 生活

Updated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