跑步

less than 1 minute read

书送到之前,我一直以为书名叫《当我跑步时,我想些什么》,拿到手一看,才知道叫《当我谈跑步时,我谈些什么》,非常拗口的名字,不能怪我。

读书时最恐惧的一科是体育,而体育里面最恐惧的又是长跑。每次都跑得死去活来,我就是不够气嘛。但又非要及格不可,至少在中学的时候,不知道原来到了毕业,即使不能及格老师也会放的。大学毕业了,不需要再考试长跑,真爽啊,比拿毕业证还开心。那时想不到跑步会再在我生活里面出现。

到了前几年,发现身体机能每况愈下,容易腰酸背痛,知道是缺少锻炼的缘故。跑步变成了最简单随时可行的选择。于是开始一点点的跑。这东西的奇妙之处就是没有旁人来评判你,你可以在任意一个时刻停止。但每天又总是能发现昨天停止的那个地方是多么可笑。这种享受也是开头才有,到后来接近体能极限,每天就只能在那个地方停下来了。

过了极点时据说身体会有一些激素分泌,让人感到兴奋,也许真是这样的,我开始有点上瘾,去美国黄石公园玩,早上也起来在西门的小镇跑步。带点寒冷刺骨的空气,干净又充满异国情调的街区,跑起来还是非常惬意。

计划着跑去猎德大桥一个来回,两个来回,三个差点也跑完了,还想着能否沿猎德、广州两条桥以及两岸跑一圈。然后发现我左膝半月板伤了。一伤就是一年多,到现在也不见完全痊愈。可能这个可能性已经越来越低,但发现带上护膝去跑,其实问题也不大。慢跑对半月板的冲击不算大。于是我已经有恢复跑步的打算。只要我能早起。。。

村上春树讲他跑雅典到马拉松那一段真是非常精彩。那条残酷的马拉松大道,上面死于车轮的三只狗和十一只猫。村上的作品里总是会出现命运凄惨的猫狗(猫居多),以我的感受,倒不是他喜欢描述这个。而是在路上的确很容易见到这种roadkill,让你觉得生命和自然的残酷,而又无时无刻在发生。记得在茂夷岛见过在公路旁被汽车撞死的一只鸟,旁边站着另一只茫然的同伴在盯着鸟尸晃头晃脑,旁边的车呼啸而过。这个印象一直留在了脑海中,和美丽的海滩、宁静的鲸鱼小村以及舒适的渡假村一起,装进了贴着“Maui”标签的那个记忆抽屉。

某晚上经过公司下面的停车场,听到后面希希嗖嗖的脚步声,和同事回头一看都笑了,四五只各种颜色大小的小狗成群地在走。并非看守工地的土狗,但又无人看管,他们似乎去哪里赴约,很有方向感和目标,并不是漫无目的游荡。让我们很惊讶,通常看到这样一群小狗的,后面自然会有一群主人。但这个是例外。开心了一会,又觉得这可能是它们最后一次聚会。欢乐时光多么短暂,到了明晚,还能找齐这么一堆狗友么?

Categories: 生活, 读书

Updated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