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.10.30

less than 1 minute read

Sara Palin最近老是有一句讲话出现在各个新闻频道中:I can see November from my house. 在对同事讲完居委会那个自嘲的笑话之后,我想我也可以抄袭一下:我从家里的窗口就能看见居委会。

一大堆同事感冒之后,终于轮到我了。头一点点热,喉干舌燥。昨天下午的会差点要同事代我去开,幸好没有,那一堆东西,还是我讲得清楚一些。我的Nexus One绑定为AP,给同事的笔记本和我的ipad上网,竟然能顶2.5小时,对这个耗电大户android来讲,算表现不错了。

看看我们自己的政府部门的扯皮低效,就可以想像美国反恐是多么困难。凡是涉及多个部门的工作,就困难重重,利益关系不说,即使人员往往也是素质非常低。这个中美皆是如此,能力高的人很少愿意当公务员。一个复杂的大项目,如果你不能把它分拆为一个个白痴也能做的简单任务,就注定要承受后果(有新闻封锁的中国来讲,后果似乎可以没那么严重一点)。不难理解24那样的剧集里,真正对任务做贡献的,都是很局限的几个愿意为目标而冒险和犯法的人。

阿花跳到大大的狗床上,用两只前爪轮番地按那个软垫。这种动作通常是幼猫才做的,不知他是不是忘记了长大。天气一凉,猫狗都各自找暖窝。大大跳到客厅的沙发上取暖,阿花则躲到自己房的布垫做的小猫窝。

这周蹦了一个新款MacBook Air出来,很多果粉朋友已经出手订货。其实这个机器,的确是不错的。只不过我还没这个需求。现在这个机一年多,性能还ok。到将来要换电脑,也许Mac的确会是一个首选。并非因为我是粉丝,只是觉得我被绑在Windows平台上的时间也够长了(中间用过一年Ubuntu),是时候换一个平台。

不知美国的情报部门是怎么拦截到也门来的这种PETN炸药装置。记得上个月在火奴鲁鲁机场转机的时候,机场禁区就像个“无掩鸡笼”,我们找ANA柜台时从禁区里面走出来,又走入去,又再走出来,中间没经过任何安检和任何安全人员询问,如果恐怖分子知道就惨了。希望是他们从摄像头已经看到我们,觉得没有可疑才没有干涉。

Categories: 技术, 生活

Updated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