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题

less than 1 minute read

亚运以来这几个礼拜,去红专厂去得特别多。白天夜晚都有,终于让我搞清楚里面的路了。前晚还和老婆去那里吃完饭后看了个画展。对于没有艺术细胞,又没有受过相关教育的我来说,看抽象的画展未必没有乐趣。我可以随意地用自己的想法来诠释每个作品,自由度比看影片更大。我比较喜欢其中的《休息室》和两幅叫《病态》的人像。

和同事讲起一些事,我说过“有的事情尽管合法,但也绝不应该去做的”,好像讲了不止一次,连自己都觉得有点啰嗦。但愿再也不需要重复讲。

看了一个写给新任Manager的Survival Kit,六页的PDF,其中有的内容在别的地方看过,但有一句比较经典,大意为:新任的经理原以为自己到了世界的顶峰,猛然才发觉自己只是在另一个梯子的最低一格。有时不想看这些书,是觉得它们好像在迎合我的口味,但又常常和现实相反。

诺贝尔和平奖颁给刘晓波的12月10日晚,卫星电视上的CNN变成一个黑屏,BBC也是如此,但是同一个134卫星上的HBO、Bloomberg以及Discovery等等频道又是正常播出。后来我看了CNN的网上视频,它们也播出了CNN节目在中国被中共掐断信号的镜头。我非常好奇背后的技术原理。究竟政府攻击的是整个环节中的哪一部分呢?在信号掐断的一刻,我特别看了一下共享数据连接(也就是破解),是正常的。其实也不用看,因为其它台都正常。也就是说,破解服务器没有被Shutdown,难道政府的网络特工可以把破解信号当中的CNN和BBC破解抽出来废掉?这样听起来工程有点大,他们还必须事先收集发送这些共享信号的源服务器。收集服务器这个倒未必不能做,据我了解,很多时候为了保障重大事件,它们是故意在平时放任这些目标在线,在开始前一下打掉,让这些所谓“恶意服务”无法在短时间内恢复。如果政府收集了这些信息,我觉得在颁奖期间全部卡断就好了,反正都是非法收看,没有人会告上法院的。那难道屏蔽天上的信号,这个不太可能吧,960万平方公里,该打多少干扰信号上去啊?加密视频信号直接从天上接收,破解数据包通过互联网接收,这两条路,我都看不到哪里是攻击点。只好等高人指点了。可惜我没有正版解密卡,如果有可以看看是否也看不了。如果是,肯定是搞天上的信号了。

Categories: Internet, 生活

Updated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