槟城初到

less than 1 minute read

在槟城呆了几天,再在电梯碰到全身裹着黑纱只露出眼睛的女士,已经习以为常。回去酒店又查了一下Burka和Hijab的区别。这里清真寺、教堂和寺庙都很多,真正的各种族和宗教和平共处的和谐社会,不是光靠封锁和压制能创造的。对了,这里并没有像中国大陆一样封锁Facebook和Twitter。
住的地方是北部偏西的一个海边小镇,其实挺像泰国的,但文字很多英文和中文,马来文虽然看不懂,但起码和英语同一个字符集,不像泰文或者韩文那么困惑。附近除了找吃的餐馆酒楼,其实没啥好逛。因此酒店就显得尤为重要。幸好老婆选了号称第三贵的海边酒店,里面有好几个泳池。出了泳池区就是海滩。据说海里很多水母,不宜游泳。果然也不怎么见海里有人。只有玩降伞快艇之类的,海滩则用来散步看海骑马…
在花园看海晒太阳也是相当惬意,下游泳池游一会,又上来看一会iPad上的书或者上网(能收到免费WIFI信号)。下午在椰树底的太阳伞下躺了好久,还睡着了,做了个忘记了的梦。
第二天坐101路巴士去George Town,两人收5.4马币,折12元人民币左右。巴士站好多都不写站牌的,完全不知道哪个路线会停,得问人。下车貌似可以在任意地方下,只要提前按一下停车按钮即可。上车也是这样,貌似扬手都会停给你。说硬件很多地方不如广州,但软件能搭救。起码人没那么多,停给你也无所谓。广州要这样,不堵死才怪。
到市区在余仁生逛了一下,发现燕窝比香港贵很多,看来总部未必便宜的,没买。去了逛E&O酒店,英式的建筑非常好看,我想起在加拿大看的Fairmont,豪华程度不一样。但都是能从旧里面透一点吸引力出来。BTW,这酒店虽然住宿贵,但吃东西一点不贵。去一楼看着海景的露天吧暴吃了一顿午餐。
进酒店之前,几架美式战机低飞呼啸而过,我兴奋得手忙脚乱没来得及拿出相机出来拍。其中一架还做了个急转翻身的表演动作。我搞不清楚是F多少,但比较肯定是美式的,电影里面见得多嘛。这两次都比较幸运,去年在夏威夷见到一架重型轰炸机在头顶飞过,这次又见到战斗机。
昨晚在酒店大堂听的爵士乐队真不错,拉阔跟听iPod是截然不同的感受啊。今晚再去,喝杯鸡尾酒。

Categories: 生活

Updated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