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姨

less than 1 minute read

2012年十一假期的時候,去德慶看了我的大姨一次。她07年左右中的風,先後兩次,情況只有每況愈下。行動不便到已經不能下二樓,話說不了,但能認出我們。不斷在流淚。我看在眼裡覺得很慘。但老人中風也就這個樣子了,大姨加的環境還好,至少他老公身體還好,加上小兒子和媳婦住在一起,總算有人照顧。

心裡便想今年十一假期要是有時間,再去看看她。前天去媽家,媽告訴我大姨幾日前已經去世。人到了一定年紀,很容易隨隨便便見一次,便成了永別。

大姨在恩平話裡面就是『姨媽』的意思。

但大姨和我們並無血緣關係,並非我媽的親家姐。媽講過好多次這個姐的來歷,我總是沒放在心上。大概是:她是我媽一個德慶朋友的姐,文革時候由於成分不好,老公被批鬥,家裡經濟十分窘迫。有次實在窮到開不了飯,跟隨弟弟來廣州找一個親戚求助(大概是借錢吧),住在我家。親戚對她很冷淡,求助碰了壁。我媽見她一個人流淚,十分可憐,便給了她些吃的東西之類的。然後她就在車上哭了一路回去,覺得親人對她不理不睬,反而素未平生的弟弟的朋友對她那麽照熱心,於是一直記在心上。

到後來她大兒子做了包工頭,賺到錢了。有段時間我爸住院,她兒子很聽媽話,不斷送錢過來給我們應急。大概就這樣子,兩家人特別好。後來就成了我媽的家姐。

回過頭看,我倒不想判斷大姨的親人人品如何。畢竟大家都是十分困難的時代,能幫多少,該幫多少,真的不好說。反而我爸媽當時都是全民所有制單位,雖然也窮,但至少工作穩定,福利有基本保障。就算每月要向單位借錢,至少有個單位借給他們!

今年十一,也許有空去上柱香吧,也許。。

Categories: Life

Updated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