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fort zone

less than 1 minute read

禮拜六晚上,4個新舊程序員同事在Timmy飲咖啡,傾談了一下工作的事。

好多人其實確定不了『自己想要什麼的』,比較能確定的是『想要目前沒有的』。答案往往需要從自己的信仰、處世價值觀上去尋找,恐怕難有標準答案。

想講的是有時即使有了清楚的目標,做起來偏偏和目標背道而馳,選擇counter-productive的路來行。

Kevin提到幾個Adobe的產品,我基本都沒有聽過,但在北美的企業確有不少用戶。我忽然想問自己:僅有的少量時間用來學習技術充電,有沒有選對方向?

有時難免會選擇和互聯網相關的技術,因爲那個我有點底,比較容易上手。但問題是我已經不太可能再做這這個行業,選擇是不是十分合適?

我想人總是不願意離開自己的舒適區,尤其人到中年。年輕人好一點,是因爲comfort zone還未定義完成罷了。有時見到老人家守舊,不願意接觸新事物,即使明知不好的只有是習慣了還是要做。其實自己也經常這樣。

最近看完了Gradle的書,順帶對Groovy產生了興趣,因此在看Programming Groovy 2。這個也不能說完全和工作脫節,畢竟它們都是Java領域。但這個之後,我想要把工作裡面記下來的『Technical Debt』這個checklist好好review一下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  貓貓的分割線 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做Contractor看來真不適合我,我比較怕麻煩,而且對系統瞭解需時,我理解的速度又慢。一年一換的工作方式會把我摧殘。

看不到什麼遠景Vision的時候,我覺得把目標定成『將眼前工作盡力做好』就好了。有時非常行之有效。

在未對別人產生過價值之前叫推銷,之後才叫價值。

每天長途Commute是對工作表現一個嚴重的負面影響,開車的時間消耗了體力。再想自己充電,就沒有足夠精力,也有了很好的不做藉口。如果日後工作地點變動,要儘量把家移得較近。

Categories: Life, Work

Updated: